品书网 > 江柚明淮小说 > 第869章 番外:心心念念的人

第869章 番外:心心念念的人

作者:全文免费阅读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品书网 www.pinshu.info,最快更新江柚明淮小说 !

    有时候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

    不得不感慨,巧合就是来得那么的突然。

    施然这么多年在这个城市,她从没有遇上过施未攀。

    今天倒是出奇了,就这么巧,遇到了。

    施然看了眼母亲,她眼里有星辰,显然是很惊讶的。

    当然,惊讶多于惊喜。

    如果不是地点不对,她怕是会冲过去,扑进他怀里。

    施未攀看到她们母女的时候,明显愣住了。

    大概也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故人。

    “周茵……”施未攀试探地叫着母亲的名字。

    施然看到母亲眼角的泪光,她抿着嘴唇,好一会儿才点头,“好久不见。”

    施未攀又看向了施然,在看到施然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是他的女儿。

    她和施琪太像了。

    和他,也像。

    “你,你怎么……”施未攀似乎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问,有些结巴。

    “我女儿陪我逛街。”母亲的声音也在微微颤抖。

    施然冷着脸,挽着母亲的手臂,“妈,我们走了。”

    母亲是不太想这么快就走的,她看施未攀的眼神是那么的不舍。

    施未攀看着施然,又看了眼周茵,“我还有事,改天再聊。”

    听到这话,施然眸光都又冷了几分。

    不过,一点也不奇怪他的反应。

    他现在可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哪哪都是在宣传他品德高尚的品格,要是被人看到他同两个女人走得近,不知道会被传成什么。

    母亲眼里的失落肉眼可见。

    施未攀在身后人的簇拥下,从她们身边走过。

    母亲回了头,去看那个心心念念的男人。

    施然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人爱一个人,可以爱到这种地步。

    但凡施未攀对母亲有情,哪怕是中途这些年有问过一句都好,偏偏什么都没有。

    他娶了能够帮他平步青云的女人,成了别人的好丈夫,成了别人的好父亲。他凭什么让母亲这么挂念?

    “妈,走了。”施然再一次催促。

    母亲深呼吸,总算是收回了眼神,那双眼睛微红,带着水雾。

    施然不敢让母亲和施未攀见面就是怕这种情况,她害怕施未攀的无情会让母亲失望。

    不如就保留着她最初的幻想,让她心里的那份爱情是美好的。

    如今,算是破灭了。

    回了家,母亲就进了卧室,把自己关在里面,不说话。

    施然没有去打扰她,进了厨房做起了晚饭。

    她恨施未攀,但是从来不敢告诉母亲。

    因为母亲爱他。

    有时候,真的不想让施未攀那么好过。

    凭什么他能家庭幸福,妻子有夫,女儿有父,而她们什么也没有?

    她想破坏他的幸福生活。

    但她为了母亲,不敢去那么做。

    她不想让母亲的日子变得一团乱,她不想母亲被打扰。

    如今,只是想着母亲可以好好的过后面的日子。

    有些遗憾,终究是会留下的。

    做好了饭,施然去叫母亲出来。

    母亲出来了,眼睛肿了,明显是哭过的。

    施然不提,盛了饭端给她,“妈,吃饭了。”

    母亲端起碗,拿起筷子,她挑起了白米饭,却是几次都没有喂到嘴里。

    “然然,我想见他。”母亲放下了碗,认真地看着施然。

    施然皱眉,“不是见过了吗?”

    “我想跟他说几句话。”母亲有些激动,“可以吗?”

    施然心里有些难受,还有些无力。

    她问母亲,“非见不可吗?”

    “我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施然的心情也沉了下来。

    她不知道该说母亲什么好。

    就最后这句话,让她有点招架不住。

    “有时候,见了不如不见。”施然还是想劝她,“妈,他已经有妻子,有女儿,有家庭了。”

    “我知道。我只是想见见他,跟他说说话。”母亲眼神里带着哀求,“然然,你就成全妈妈,好吗?”

    施然对于母亲的要求,她说“不好”都有些难以启齿。

    终究,施然还是点了头。

    看着母亲眉开眼笑,施然先打了个预防针,“我不敢保证他也想见你。”

    “我明白。”

    施然心里很不是滋味。

    吃了饭,她给裴明州发信息。

    有时候真的不愿意麻烦他,可是又没有办法。

    她问裴明州要施未攀的私人电话。

    裴明州也没有问原因,便把号码发给了她。

    施然感谢。

    然后,她试着拨了那个号码。

    等待的时候,施然的心突突跳。

    她不是激动,也不是期待,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

    电话被接听了。

    是熟悉的声音。

    “喂,哪位?”

    听着施未攀陌生疏离的声音,施然突然就镇定下来,“我妈想见你。”

    电话那头寂静了。

    施然相信,他听懂了。

    好一会儿,他才出了声,“我今天没有时间。”

    “你哪天有时间?”

    “我得看一下。”

    “好。”

    施然耐心地等着。

    又过了一会儿,他又回了话,“明天晚上七点二十到八点之间,可以。”

    “约哪里?”

    “你们找个地方,但是要人少。”

    施然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好。我挑好了地方通知你。”

    施然先挂的电话。

    她打完电话突然回头,果不其然,母亲就站在她的身后,眼里满是期盼,“他答应了吗?”

    “嗯。”施然点头,“明天晚上七点。”

    “好,”母亲笑得如花儿一样明艳,灿烂。

    施然看到她是发自真心的笑容,心里越发的沉重。

    施未攀可不见得记得这份情,要不然他不会让她挑地方。

    他挑地方的话,估计害怕她们会时不时的去那里守他吧。

    毕竟,他这样的人物挑选的地方,一定是会常去的。

    施然在网上挑了一个相对幽静的茶舍,她把地址发给了施未攀。

    施未攀没有回复。

    施然也不怕他会爽约。

    要是爽约了,就能让母亲死心了吧。

    第二天吃了午饭母亲就开始打扮了,她化了妆,戴着假发,又穿上了昨天买的那件红色大衣,整个人气色看起来很不错。

    施然第一次知道,女人为了去见心爱的男人,真的会做很多准备。

    她这会儿,倒是希望施未攀能如约而至。

    她不希望母亲一下午的好心情得不到一个好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