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往生之灵 > 第六章 加斯科因神父

第六章 加斯科因神父

品书网 www.pinshu.info,最快更新往生之灵 !

    加完属性,邹毅告别玛利亚来到上方的居所处,屋子里有宝石加工装置和装备强化装置。

    雕刻着白色神像的浴缸立在房间一角,靠近后里面就会钻出几只信使,可以在它们那里购买物品,银白色的小骷髅看久了感觉还是很可爱的。

    先修好装备,然后用身上攒存的灵魂碎片把锯矛武器强化到+3,基础攻击涨到43。

    1.2.3级强化需要的灵魂碎片分别是3.5.8一共16枚。而4.5.6级就需要双子灵魂碎片16枚,以此类推,7级以上邹毅还不知道用什么材料。

    据说7级正是武器强化的分水岭,前六级分别是在现有强化属性上+10%,比如+1是25+25x10%,攻击力是27.5。

    强化+2的时候,是按照27.5+27.5x20%计算。

    一旦强化到+7,据说加成会直接跳到90%,最重要的武器强化+7会发光!因为神灵的祝福之力浓郁到可以让人眼看见,貌似是很流批的功能…。

    锯矛上面有三个宝石镶嵌孔,分别是“水滴”“弯月”“六角”,偏偏没有适合三角形宝石的孔,邹毅也是没有办法。

    镶嵌上两颗符合形状的碎片,钝击攻击力+5%,对怪兽伤害+5%。

    加完属性后还剩余3900点魂之回响,邹毅在信使那里统统换成燃烧瓶和油瓮,对待会的刷boss会有所帮助。

    补充一句,信使那里除了装备和一些特殊物品,平时的消耗品要邹毅捡到过才能进行购买。

    …

    全部准备妥当,邹毅来到传送墓碑前,选择了亚丹之墓的传送点进行传送。

    此时刚好深夜12点,加斯科恩神父通常都会在这个时间来到这里。

    庄严的神像倾斜严重,仿佛一次重击就会令其彻底坍塌,神像的周围是一座座破烂不堪的坟墓,密集的墓碑铺满园地。

    那些坟墓本是好的,然而血月的到来令里面的尸体全部复活爬了出来。

    高大的身影正手持斧子凶狠的剁着不开眼的怪物,披风染满鲜血。

    邹毅目光凝重,那就是他此行的目标,加斯科因神父。

    “…到处都是怪兽…”

    加斯科因喘息着转过身子,双眼被纱布缠住,丝毫不影响他追捕敌人,因为他能闻到怪物身上的臭味。

    “…你迟早会变成他们的一员…哈…”

    炙热的气体在寒冬中凝成霜气,加斯科因缓缓说道,邹毅顿感一阵刺骨的杀意袭来,汗毛竖立!

    加斯科因神父是猎魔人,而且同样是血疗使用者,可是不知为何,他对其他猎魔人抱有异常强烈的杀意。

    昨天邹毅就是如此被他莫名追杀几条街,要不是只有他才能进入“梦境之间”,他现在已经挂上了-50%属性的虚弱buff!

    多说无益,加斯科因神父已经挥动斧头冲了上来。

    “砰!”是他的猎枪响声,一把枪一杆近战武器是所有猎魔人的标配。

    邹毅在他动的时候就已经动了起来,敏捷的躲过枪击,头也不回的向院子里的一颗老槐树跑去。

    玩命亲测,那里可以卡主加斯科因神父,要不是昨天碰到他的时候消耗品都用的差不多,加斯科因也活不到今晚。

    “噼里啪啦……”

    加斯科因的速度比邹毅快了一倍有余,很快追上他,短斧一挥大理石制的墓碑直接碎裂一排,邹毅向前翻滚,还是被刮到后腰。

    -278!

    一斧子砍掉近50%血量,要不是新换的装备,邹毅根本扛不住两下。

    背后的伤口传来撕裂般的疼,邹毅面不改色,经历过全身骨头被压碎至死的痛楚后,区区受伤实在影响不了什么。

    伸手插入一支血瓶,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邹毅头也不回的猛冲,终于在第三次攻击到来前滚到老槐树的后面。

    老槐树和一座破败神像牢牢挡住加斯科因,中间的间隙有几十厘米,可惜他不会钻洞。

    加斯科因近身后就不会再使用枪械,从这里邹毅就能看出加斯科因已经彻底疯狂。

    不然只需要绕个弯就能轻松砍死自己,哪会像个怪兽一样只知道猛攻二者之间的障碍物。

    现在,计划总算是成功了70%。

    “砰砰砰…”

    血量转化水银子弹+5,腾出左手连开三枪,打的加斯科因神父一阵僵直,邹毅也不上前使用终结,掏出一个油瓮扔了过去。

    他不闪不避,被燃油浇了一身。

    加斯科因可以通过枪反的技巧打掉,只是邹毅的血量少,容错率太低,失误一次基本就可以宣告死亡,当然是采用更安全的方式。

    索性就当个卑鄙的外乡人吧。

    三枪打掉他近240点血,加斯科因神父的血量有4000,才掉了个血皮,邹毅也不急,反正带的消耗品多慢慢磨。

    油瓮扔完,抬手便摔出去一个燃烧瓶。

    燃烧瓶受奥术伤害加成,以邹毅的伤害每秒可以造成47点伤害,持续3秒,而油瓮会加强燃烧瓶一倍伤害。

    加斯科因神父身上装备的火抗很高,伤害抵消了30%,三秒过后燃烧瓶只造成200伤害。

    邹毅又扔过去一个油瓮,左手酥麻感消失,射出三颗子弹。

    老槐树和神像在二者双重摧残下碎石烂木飞溅,眼瞅着也顶不了多长时间,不过邹毅计算着耗死加斯科因是够了。

    短斧打不着,加斯科因怒吼一声,从背后掏出一截斧柄,金铁交错声中,短斧被加长成两米长的长兵器,攻击范围更广。

    最主要的是已经可以攻击到邹毅,而邹毅向后闪避的距离不能太过,不然加斯科因神父就会绕过障碍物冲过来。

    这就是邹毅计划中30%的不定因素。

    “那是什么味道…哈啊…哈…是甜美的鲜血,哦,它在对我唱歌呢…”

    加斯科因近乎病态的低声呢喃,邹毅大概猜到他发疯的原因,估计是因为血疗的副作用吧,看样子他也应该有40-50岁了。

    “当!”加斯科因猎人斧横扫,老槐树在他的巨力下摇摇欲坠,还是成功挡下他的攻击。

    邹毅不怕横扫,怕的是他直劈,树和雕像之间的距离足够斧子斩下来。

    卡住加斯科因,邹毅也是付出相应代价的,身边是一圈半人高的墓碑,他可没有加斯科因那种力量能将墓碑粉碎,因此没有任何的闪避空间。

    油瓮,燃烧弹,水银子弹攻击,加斯科因神父的血量直线下降,很快跌破50%。

    加斯科因双手高举,长斧猛的力劈而下!

    邹毅暗叹一口气,还是避免不了正面交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