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灵魂献祭之幻狼 > 第三章 吃瘪的晨雪

第三章 吃瘪的晨雪

推荐阅读:
品书网 www.pinshu.info,最快更新灵魂献祭之幻狼 !

    小镇自从沈妈接了电话后就安静下来了。

    白严朗看着沈妈那不似虚假的喜极而泣的模样,心里更加发毛了。

    他的眉头都皱成一条线了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沈晨雪会没死?明明她已经被自己搞成那个样子了,自己亲眼看着她快要咽气了,而且又是在那个冰天雪地、四处无人的荒野,她怎么能活下来?自己也已经来她家里悼念她了,她为什么要活下来?!

    在困惑之余,白严朗又想到了另一个关键性问题:自己一直对外称亲眼看见了沈晨雪被狼群给追上了,而现在沈晨雪现在竟活着回来了,而且这还不算什么,关键现在她的双脚已经没了,她肯定会一口咬定是自己做的,即使自己把这推到狼的身上,那她身上军刀捅的口子怎么说?难道是她自己想不开?

    不不,这肯定是有问题的,而且白严朗现在很肯定沈晨雪是非常记恨自己的,自己所做的事一定会被她揭发的,而自己做的事无论请什么金牌律师也不可能使自己逃脱法律的制裁的,因为就算自己为了活下去,也不能以其他人的生命为代价!

    想到这里白严朗这才发现一向淡定的自己后背竟也出现了丝丝冷汗!

    不过,他内心虽然波动很大,但给外人的表现却只能看出他喊了这不可能后就呆愣在哪儿了。

    而沈爸沈妈则一直全神贯注地听着电话那头女儿的声音,没精力去关注白严朗。

    “妈,我没事了。我现在正在火车站,现在就回家!”

    沈妈听到女儿的话后连忙点头说道:“好,好,好,回来就好!我待会儿就让你爸去买你爱吃的回来,等你到家后做给你吃!”

    “嗯嗯,妈妈做的饭菜最香了!现在我最想吃的就是妈妈做的饭菜了。”电话那头沈晨雪的话略显兴奋地说道。

    沈妈听了这话哭意才渐缓,说道:“爱吃就行,以后天天做给你吃。”

    “那可不行,我还得回京都工作呢。”沈晨雪擦干眼泪说道。

    而准备停车的赵梧则默默在心里记住“北京”这个地址。

    “嘿,你这个丫头...”

    沈晨雪却没等沈妈说完,就继续说道:“好了妈,这事等我回到家再说,那个,白严朗在那里嘛?”

    沈妈一听自己女儿又提到白严朗以为女孩还爱着他,还打算和他继续在一起呢,顿时就急了,忙道:“晨雪啊,我给你说,你听妈的话别和他在一起了啊。我之前就说你俩不合适,可你偏偏不听,这次竟然就差点把命丢进去了,你可知道我和你爸听到你再也回不来时心有多痛,那种感觉真的,真的,总之还不如直接和你一起去了算了。我给你说咱们本来就高攀不起他们白家,这次的事更看出来了,你说要万一你真的走了,我和你爸该怎么办呢?”

    沈妈这样说着然后又在电话里哭了起来......

    沈晨雪听了妈妈的话后眼眶又湿润了,过了一会,对着电话说道:“妈,我知道了。我不是和他说别的,我只是想告诉他,我和他之间已经完了,我们彼此之间再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沈妈听后一愣,随即又反应过来了,忙问:“晨雪你说的真的?”

    “妈,我说的都是真的,以后真的不会再和他有什么关系了。”沈晨雪保证道。

    “好,好,好。晨雪你终于明白过来了,早这样做了该多好。行了,那既然这样,我把手机给他?”

    “嗯,我不想再给他打电话了。”

    之后,当沈妈把手机递给白严朗时,白严朗还在考虑是不是要把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扼杀在摇篮中。

    当他听了电话中沈晨雪的话后,他又有点懵了。

    “姓白的,我没事了,你以后别再来找我了。我们以后就做陌路人吧,你我从此互不相欠,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白严朗也不知怎么的,即对这话表示怀疑,又觉得十分怪异,甚至还有一点点心痛。他张了张嘴,正想要说些什么,就又听到沈晨雪的话。

    “还有,请你,现在,立刻,马上,从我家,滚!!!”

    ......

    赵梧刚把车停好就听到后座沈晨雪这么一嗓子,然后就一脸怪异地回头看着她。

    “怎么了?不行嘛?”沈晨雪看着赵梧那怪异的眼神顿时没好气地对他说道。

    赵梧听了之后表现出一副很困惑的样子,然后说道:“呃呃,我看着你只是想说到地了,该下车了。‘怎么了?’‘不行嘛?’这...”说完之后赵梧还暗自想着老子可是很行的,竟敢质疑我?

    沈晨雪听完之后顿时满脸尴尬,讪讪地说道:“额,说着玩的。”

    赵梧看她如此,笑道:“那我们现在下车吧?”

    “嗯,好的。”沈晨雪点头道。

    说完后沈晨雪又觉得有点不对,他下什么车?但是赵梧已经打开车门下去了,然后又看见他把之前买的大包小包以及旅行箱都拿了下去。

    沈晨雪见此忙下车问道:“对了,这次车费一共多少啊?”

    赵梧听了后想了想,然后又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这个很贵的。”

    沈晨雪听后发现与自己预料的不一样,顿时有点愣了,不过随即又想到自己所预料到的剧情,忙摇了摇头,在心里对自己说:呸呸呸,沈晨雪你想哪去了?干嘛要将他那样想,他不趁机敲竹杠还干嘛?

    “怎么?没带那么多钱?”赵梧开着玩笑似的说道。

    “不不,那个请问多少钱?”沈晨雪问道。

    “要算上这些吗?”赵梧没有直接回答反而用手指了指地上的大包小包继续问道。

    沈晨雪听后皱着眉头,不解地问道:“干嘛要算这些?我没说要买这些,是你自己要买的。”

    赵梧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不不,你打算就这样回家嘛?然后让你爸你妈看见你这个比乞丐还要落魄的样子?再让他们心疼死你?好满足你的快感?”

    “这...可我也要不了这么多吧?再说我为什么一定要在你这里买?我们家乡那里也有卖的...”

    “我这里便宜啊!”赵梧没等沈晨雪说完就直接给出了一个让大部分女人都无法拒绝的理由。

    “不见得吧?再说,这什么样式以及大小合不合适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买你的?”沈晨雪忍着想要暴走冲动继续心平气和地和赵梧说着话。

    毕竟他开车送了自己,而且借给了自己手机。

    “咦,也是啊!我光想着做生意赚钱来着,竟忘了这么关键的事情!”赵梧一脸懊恼地说道。

    沈晨雪听了心里一喜,连忙说道:“是吧?这衣服我买了之后,如果穿不了的话岂不是浪费了,让我白白损失这么钱。”

    赵梧听了沉思片刻,然后说道:“那这样吧,你看我这也买了这么多,要不找个地方你去试一下,如果穿得上而且款式还不错,那你就买下来,大不了最后我再给你点优惠,如果都不合适那就没办法了。”

    沈晨雪听了后觉得有点怪,没直接答应,也没立刻拒绝。

    赵梧见此忙说道:“你看,我价值999元的手机都借给你用了,而且还有我的新手机卡也借你绑定微信了,你还让我这样白白损失这么多钱嘛?”

    沈晨雪一想还真是,而且这里是火车站,看他也不想坏人,待会儿自己再找个安全的地方去换衣服应该没事的。

    “好,那先说好了,不合适的衣服我不要,合适的但并不好看的我也不要!而且换衣服的地方我去找!”沈晨雪气势十足地说道。

    “同意!”

    ......

    而另一边,白严朗和他的黑衣人们,坐着车离开了小镇。

    直到现在白严朗还是处于烦闷的状态,他就是搞不懂为什么沈晨雪明明死了,现在却又活了过来?还他妈的说没事,还要各走各的路!

    早知道这么离奇,自己就该再狠一点,还就不信了,被分尸后她还能再复活!

    不过现在首要当急的事是要知道沈晨雪是否还完好无损,如果她完好无损的话,虽然很离奇诡异,但最起码没有自己犯罪的证据了,然后再慢慢地调查她为何这样就行了。但如果是那个样子的话,那无论她有没有告自己想法,自己都不能让这个大把柄留在别人手中。

    “小江,我们还不能全部都回京都,得留一部分人在这看着;另外西-安那边也去查查,看看沈晨雪这几天和谁在一起,做了什么?”白严朗对着一个年纪和他差不多的染着黄毛的男子说道。

    “好的,狼哥。”黄毛男子回答道。

    虽然外界其他人有的叫白严朗为“白少”,或者“小白”、“朗哥”等等,但小江他们则一律称呼他为“狼哥”!

    ......

    而沈晨雪和赵梧则在火车站附近的一个钟点房里。

    沈晨雪极其无语地看着身上大小合适,做工又十分精细,穿着舒服,最重要的是这件衣服穿在自己身上,自己竟觉得这衣服很配自己!

    而且这不算什么,最最重要的是之前已经试了三套了,给自己的感觉竟都是这个!!!

    啊啊啊!

    怎么办?这衣服都好好哦,都想要啊!

    可要万一买不起怎么办?沈晨雪想到了这个让人比较担心的问题。

    看着赵梧那似乎只是带着看看衣服合适不的目光上下扫着自己,沈晨雪更加相信了就算自己可以买的起这些衣服,估计那为数不多的小储蓄也得底朝天!

    沈晨雪怀带着这样的心思又试了两套,最终把所有的大包小包里的都试完了。

    总的来说,衣服大小还都是合适的,鞋子有两双有点小,另两双都挺合适的。

    至于款式,自己竟然都喜欢,都觉得很漂亮!

    可自己的钱估计只能拿两套衣服,呜呜呜!

    到底选那两套!

    呜呜呜!!!

    赵梧现在来说,心情还是相当不错的,因为每一次开门都会让他看到一个全新的沈晨雪。而且衣服穿在她身上所显现出来的那种气质带给他另一种心动。

    不过他有点疑惑的是,好像最后两套沈晨雪有点不满意似的,因为前面四套她穿上开门出来时,明显可以感觉到她是非常喜欢的,可后面两套怎么有点像哭丧着脸似的。

    正当他疑惑着时,沈晨雪推门出来了。

    赵梧看她穿着的还是最后一套衣服,问道:“选好了吗?”

    沈晨雪抿着小嘴点了点头。

    “全要还是只是要哪几套?”赵梧再次问道。

    沈晨雪似是怀念似的又看了每一套,许久之后才说道:“第一套和最后一套。”

    “只要两套?不要第二、第三、第四套?”赵梧惊讶地问道。

    沈晨雪听后情绪有点激动地说道:“是的,不要第二、第三、第四套!它们都不好看!我都不喜欢!”

    赵梧被沈晨雪突然大声说话吓了一跳,想了一下,随即笑道:“好吧,那我算一下价钱。”说着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叠小票。

    听赵梧说起价钱沈晨雪忙竖起耳朵,做认真听状。

    “上衣99,裤子99。”

    “这鞋子199。”

    ......

    “最后这件羽绒服399。”

    “哦,还有车费99。”

    “一共是1201块。”赵梧最后计算道。

    沈晨雪听了后一时愣了,然后觉得好像是自己听错了,就又问一遍:“一共多少?”

    “1201。然后再给你把零头给去了吧,一共1200元,不是美元哦。”

    “怎么可能?”沈晨雪不相信道。

    “怎么不可能?你竟然还怕我坑你,给你看,这还有小票,给你看。”说完还把手里的小票递给沈晨雪。

    沈晨雪看了后,发现价格的确是对的,然后顿时觉得之前自己买衣服有种买了假货的感觉。这衣服这质感,竟比自己四五百买的衣服还要精致。

    而且这么便宜的衣服,自己竟然只要了两套......

    妈呀!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而赵梧看着沈晨雪那吃瘪发愣的表情,心中偷着乐:嘿嘿,怎么样?小爷现在终于掌握了主动,这次是你在我面前紧张了吧,哈哈哈,给我斗......

    商城里,赵梧则四处逛着,一会儿看看女款羽绒服,一会看看女士裤子;一会手机柜台,一会儿鞋柜......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嗯,还有那个都给我拿170款的。”赵梧此时一手拎着大包小包,一手看似随意地给导购员指着。

    等导购员拿好衣服赵梧在收银台付了款后,赵梧又悄悄地对着收银员说:“嗨,帮我个忙怎么样?帮我再开一些小票,我再付同样的钱,但是不拿货了,只不过这价钱得改一改......”

    收银员顿时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砸中,然后乐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