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剑斩乾坤 > 第595章 神境强者的线索

第595章 神境强者的线索

品书网 www.pinshu.info,最快更新剑斩乾坤 !

    “痴念心魔的魔使?痴念心魔不一直是被封印在埋武海,这几天才放出来,许知墨怎么会是他的魔使?”辛安看着铁牌,满是疑问的想道。

    “辛大哥怎么了?”刘玉儿看着辛安沉默不语,立刻关心的问道。

    辛安将牌子收起,从容的说道,“没事,咱们走吧!”

    辛安带着一身绿衣的刘玉儿再次回到了云楼,由于刘云海和刘夏来的昏迷,两人的婚礼并没有继续下去,一是等待二人苏醒,二是便继续准备现场,毕竟刘家被毁,云楼也有些影响,需要修缮。

    “玉儿,你忙了一天,你也回去休息休息吧。”辛安关心的说道。

    “嗯!辛大哥,你也是!”刘玉儿乖巧的说道。

    辛安点了点头,并没有朝着自己的房间回去,反而向着月之古神的房间赶去。

    今日便是月之古神约定离开的日子,虽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可辛安还是担心月之古神。

    辛安推门而入,却是没有发现月之古神的身影,不由得四处寻找起来。

    房间里,并没有月之古神的身影,辛安不得不离开房间,飞上云楼,想要看看月之古神究竟去了哪里。

    令辛安没有想到的是,来到了云楼楼顶,月之古神却是坐在上面,吹着微风,俯视着整个东海城。

    “你怎么在这里?让我可担心死了。”辛安有些埋怨的说道。

    “屋里太闷,上来走走。”月之古神看向辛安转而带着玩味的微笑问道,“怎么?怕我走了?担心我了?”

    “没有,认识你这么久了,就是怕你这个人,不打一声招呼就走!”辛安来到月之古神身旁,看着下面的风景说道。

    “是吗?我还以为你小子是担心我离开呢!”月之古神假装有些失落的说道。

    “这么好看的风景,不走好不好?”辛安吹着微风,看着云楼下面的街景问道。

    “不好。身为古神,天下即将大乱,我得去天上,看看我的老朋友们,顺便消灭邪魔,守卫天界。”月之古神随口说道。

    “留在我身边,陪我一起除去邪祟,不也是为天界效力吗?”辛安反问道。

    “确实是速比,不过我有我的目的,你不用再劝我了,我这一次是势在必行,我等待的太久了,重返天界,我才能施展哼强大的力量。”月之古神解释道。

    “什么力量?”辛安追问道。

    “等有机会了,让你见识下!”月之古神说道。

    “好了,既然你也上来了,我也该走了!”月之古神说道。“小子,活下来才能够提升实力,可不要让我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

    “再见!”

    月之古神说罢,不顾身旁的辛安,飞身向着天际而去。

    “再见!”

    看着月之古神离开,辛安也是忍不住喊道,同时怀念起了第一次听到月之古神的声音,还有自己辛为苦练天道轮回功法,月之古神,从而也自己打通经脉的画面。

    在一次次危险来临的时候,耳畔旁总是有月之古神的提醒声。

    还有每当自己身陷绝境之时,月之古神不顾自身功力消退,也要挺身而出,只为护的辛安的周全的画面。

    时光总是残忍的,它教会我们很多,可也会带走很多。人最怕是用了情,显然辛安是用了情,月之古神的离开,让辛安心中也有些茫然。

    剩下的道路,恐怕也要辛安一个人修行,并且不断的成长了。

    辛安看着月之古神在天空消失,最后就连她的气,也是完全消失,仿佛这个天地,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月之古神,我一定会更加强大,直到可以肩并肩!”辛安内心坚定的想道。

    辛安返回到自己的房间,告知没有重要的事,不要打扰自己,这才再次进入了时光缝隙之中。

    辛安将捡到的铁牌拿了出来,铁牌显然是有些年头了,黑的黝黑发亮。

    “难道这铁牌是痴念心魔还没有被封印的时候,就流出的?”辛安猜测道。

    不过很快被他推倒了,按照神机宗秦大鹏的说法来看,这埋武海存在的时间,之前在千年之上。

    若是痴念心魔赏赐的牌子,就算是实力强大,也不可能持续千年。

    除非这个牌子,一直有人收着,而且其中的魔气,也是没有消耗,反而在拿着的手中,不断的凝聚魔气。

    想到这里,辛安想到了那个,诱惑东方玄门进入埋武海的神境强者。

    埋武海的封印之所以破除,几乎完全是对方的算计,和其他人对于实力提升的痴想罢了。

    “难道是那位神秘的神境强者?”辛安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毕竟除了痴念心魔外,辛安并没有发现其他心魔存活于世。

    那么现在的最大可能,许知墨之所以如此,便是那位神境强者导致的,这才让许知墨非人非鬼,成为了对方利用的工具。

    “那位神秘的神境强者,心甘情愿的帮助痴念心魔,这又是为何?”辛安有些猜不透,毕竟辛安并非是对方,也是无法琢磨清楚,对方究竟想做要什么。

    “那么到底还有多少人,就像许知墨这般,拥有着绝对强悍的身体!”辛安内心忍不住问道,可是其他魔人并没有出现,这让辛安也是无法推测出来,只能依靠自身去查询线索,从而避免魔人对于人间的危害。

    辛安想到时光缝隙中,还有擒天宗老祖这样一个残魂,虽然没有什么实力,或许残存的记忆,可以让辛安找到这位神秘的神境强者,从而逐一将他这些入魔的属下一一击杀。

    辛安收起牌子,将时光缝隙边缘处的擒天宗老祖任大立的残魂给赶了过来。

    任大力在时光缝隙虽然很久了,可是由于其他魂魄的缺失,致使他依旧还是如同一个只会游荡的傻子一般。

    “任大立!我问你!东方玄门那位神秘的神境强者,究竟是谁?他到底是什么样子?”辛安指挥着任大力,迫使他说出自己想要的。

    任大力的残魂十分痴傻,整个魂魄呆呆地悬浮于空中说道,“不知道。”

    “不知道?那你的境界,是怎么被强行提升起来的?”辛安追问道。

    “啊,我头好疼……头好疼。你不要再问了!”任大力扭动着残魂喊道,不过他越是扭动,残魂的色彩越是清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