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征帆天涯 > 第365章 疯狂的石头

第365章 疯狂的石头

品书网 www.pinshu.info,最快更新征帆天涯 !

    [今天2o更,第5更]

    王厚附着船身,随船行出一段,头脑愈清醒:我现在如果回去搬救兵,即使战船能赶上他们,也会因为目标过大,惊扰到他们,以陈雄的机智,应当早就想好了退路。??  现在只是被我误打误撞,才能这么近距离地接近!可我如果贸然上去,从声音上判断,船上不下于二十人,陈雄又有麻林奇宝,说不定反遭其害……怎么办?

    “那些天我着了魔一般,彻夜想着如何破阵。有一天,下起了大雨,雨水哗哗地落下,室外雨幕交织,我躺在床上养伤,忽然一滴滴水珠落在头上……忽然明白一个道理,忍不住欣喜若狂:‘无所回避’阵法,依托大树而设,我总想着绕开大树,不论向左或者向右,都会陷入八门,从而触三奇六仪,好比雨水沿着屋面往下淌,又怎么能进入屋里?而我如果像眼前雨水这样击穿屋面,就能可以轻易进入屋里!所以我只要推倒大树,它就不会形成阵法,也就不会被阵法所伤!”

    王厚再次想起在避役岛上,胡俊说的这番话,当时不仅令自己心头剧震,也从中悟出趋利避害的道理,还曾后悔过若是早些知道,也不会被陈雄的巨石阵所伤。此刻,我如果只想着如何上船,岂不等于非但没有趋利避害,反而将自己置入困境?

    忽然灵光一现,不再犹豫,手掌一松,悄然滑入水里,伸掌按在船底,内力吐出穿透木板,海水顿时涌入。王厚抽掌回来,再次探出水面,吸附在船上。

    功夫不大,船上有人大叫:“不好!船进水了,快来人!快来人!”紧跟着船上忙乱起来。王厚知道那个洞口很快就能堵起来,从本意上,他也没想把船弄沉,虽然船上的人水性不会太差,但真要沉了,难免会有死伤。

    趁着上面混乱,王厚左手木棍轻点船身,身子借势升起,已经上到二层甲板。机会稍纵即逝,必须尽快面对陈雄!必要时直接出手杀了他!推开舱门,一眼就看到正上方一人端坐在茶几旁,四十岁左右,一身锦衣包裹着瘦弱的身体,正是陈雄。还有四五个挤在楼梯口,准备下到一层。

    看到有人进来,陈雄并无惊讶,不知是将王厚当成了他的手下,还是早就知道会有人来。王厚冷声道:“陈雄,咱们又见面了!”陈雄侧着头,缓缓移动目光,看了一眼王厚,挥挥手,示意楼梯口的几人下去,一指对面的椅子:“南海公子?我等你很久了,请坐!”

    王厚一怔:他这是胸有成竹,还是孤注一掷?管它三七二十一,在这里多耽搁一瞬,就会多出十倍的危险,右掌起处,连使三式“宿露含深墨”拍向陈雄,口中喝道:“要坐,就到宝船上去坐!”

    陈雄似乎没想到南海公子一露面就下杀手,身形不动,椅子横移两丈。“砰”、“喀嚓”两声巨响,王厚的掌风击中船身,轰出一个近丈的大洞,船猛然晃动。陈雄脸色一变,身子转动之下将座椅掷出。奇怪的是,椅子并不是飞向王厚,而是船舱正中。

    王厚愣了愣,船舱正中间摆放着一块圆形的黑色石头,酷似洗脚盆,被椅子砸中后轰然炸响。王厚不敢大意,脚下一跺,甲板碎裂,人坠了下去,不等落地,一掌拍下身子借反弹之力,身在空中将木棍交到右手,舞得水泄不通,护在身前。

    落地后,目光扫视之下,却不见了陈雄!就这么一眨眼,他能跑哪儿去?王厚随即断定:楼梯口还有人堵在那里,他不可能往下跑,唯一可能的是他从破碎的洞口跳到了海里。赶紧跨出数步,到了洞口边,探头向下望去,直见水面飘着大大小小的几块碎木板,哪里还有陈雄的身影?

    王厚气得咬牙切齿,见底下有一处泛着水花,一式“舟去行不穷”掷出手中的木棍,放眼四顾,只盼着陈雄水性不好,要浮上来透口气。然而半晌都没有动静,此时又是大雾弥漫,只能看到十丈之内,否则任他水性再好也要上来换气,那样就能现他,可惜老天帮忙,让他逃了!

    就在这时,身后一阵躁动,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陈雄的那些手下围了上来,反手一式“宿露含深墨”挥出,紧跟着响起“扑通”“扑通”的倒地声。王厚正想收回目光,忽然觉得不对劲:我掷下去的木棍为什么没有浮上来?它不过是根普通的菩提树枝,不大可能沉到水底,难道?……

    心里一喜,王厚飞身跳了下去,一直沉到水下五丈,都没有现木棍,暗自奇怪:难道它真是什么圣物?销声匿迹了?重新搜索一遍,仍是一无所获,只好浮出水面,却被眼前景象惊得目瞪口呆:水面上,一个锦衣男子飘浮着,胸前尖着一根白色木棍,鲜血染红了大片的海水!

    怔了片刻,王厚连人带棍提在手里,左掌一拍水面,回到船上,将陈雄放在甲板上,探了探气息,已经气绝身亡。王厚直愣愣地盯着木棍,想起乔琳所说,达摩禅杖从达摩禅宗的骷髅墙下挖出,能驱邪心镇魔念,自己本是随手掷出,却不想击毙了陈雄,或许这个魔头的确被达摩禅杖镇伏?这真是达摩禅杖?

    蹲在陈雄身边,王厚百感交集:占城,夜探飞天教总坛,第一次遇到他,只知道他要勾结黎教主,为其叔叔报仇;满剌加时,他策划了“美人鱼”,意图挑起各国的矛盾,将郑总兵推向风口浪尖;苏门答剌,他更是挑拨王叔苏干剌谋反,企图加害郑总兵,就连我在他的巨石阵中险些丧生。

    此后,他消失了整整三个月,原本还担心他直接去了麻林国等候船队,没想到却跑到拜火教总坛,以区区数人引无遮大会的踩踏,犯下不可饶恕的罪孽。刚才,他又试图使船队偏离航线,进入什么埋伏……王厚猛然惊醒:他的埋伏是什么?麻林至宝又是什么?必须要查问清楚!

    想以这里,王厚站起身,向着北方水面朗声道:“郑总兵,我找到了小船,快些过来!”声音传出后,听到郑和的回应之声,方放下心来,看到地上还躺着六个人,暗道一层可能还有不少人,当即凝神下了楼梯,底下汪着水,果然还有十多个人聚在一处,蓄势待。

    这些人原本在堵漏,先是听到上面的打斗声,又听到轰然巨响,不明白生了什么,待看到有人踏碎甲板,没等落地又跳了上去,知道来了劲敌,几个胆大的还敢上去张望;胆小的缩着脑袋,又听胆大的人下来说,国王陛下已经被杀,哪敢动弹?

    王厚不愿多作解释,既然他们不反抗,就等船队来了再说,返身回到二层。不一会,宝船赶来,王厚将情况说了,郑和既惊又喜,亲自跑到小船,察看后黯然摇头,也不说话,转身回到“天元”号。

    李兴带人将小船上的人全部押上“天元”号,那些人先是闭口不说,王厚想起满剌加“美人鱼”事件中被擒的刘义将军,让李兴找他过来。刘义和这些人相互熟识,在这里遇到,都是百感交集,那些人终于将事情经过全盘道出。

    原来,船队在波斯时,陈雄即赶到祖法儿国。祖法儿,明史记载:其国东南大海,西北重山,天时常若**月。五谷、蔬果、诸畜咸备,人体颀硕。郑和前五次下西洋,都没有在祖法儿停留,陈雄极为说服祖法儿国王,“郑和沿途所经过的国家,都给了丰厚的礼物,却不把国王陛下放在眼里,你又何必跟他客气?”

    见祖法儿国王有所心动,陈雄又道,“我和国王陛下一样,渤林邦国也被他冷落。既然他不仁,就允许我们不义,陛下只要给我一千人,我就能生擒郑和,到时船上所有的珠宝,我一概不要,我要的只是让郑和向我磕头认错!”

    陈雄向祖法儿国王说出行动方案:诱使船队改变航线,进入指定区域后,迫使楼船搁浅,这样船队就会束手就擒,即使有反抗,以一千人重点攻打“天元”号,必然会打得郑和措手不及,“天元”号被打下来后,船队将群龙无,必然势如破竹,甚至不攻自破。

    宝船夜间航行要依靠水罗盘,水罗盘中央凹陷盛水,水上浮着一根磁针,能够随方向的变化自由旋转,一旦静止不动,磁针则指向南北。所以要让船队改变航线,需要使水罗盘产生异常,而麻林奇宝则能控制水罗盘!

    麻林奇宝就是那个洗脚盆大小的黝黑石头,是磁石之精,罩子打开后,其散的磁场,会牵制十里范围的水罗盘,从而不知不觉改变船的航向;一旦破碎,其爆炸力惊人。这正是陈雄以小船前方十里内航行,并不断将船队引向埋伏,并在遭遇王厚,无法脱身后,引爆麻林奇宝。

    郑和听得暗自心惊,却对这个计谋称奇不已,如果不是昨晚突起大雾,船队不得不减,恐怕已经被他牵着鼻子进入浅水区!如果南海公在船上,一定会及时现航线有异,这正是陈雄当初绑架南海公的原因……难道他知道南海公不在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