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网 > 江湖惊涛录 > 第五百八十五章:和尚在青楼就不要命了

第五百八十五章:和尚在青楼就不要命了

品书网 www.pinshu.info,最快更新江湖惊涛录 !

    第五百八十五章:和尚在青楼就不要命了。

    “你若真要插手,那我们就连你也杀了!”

    和尚说完之后,半斜着眼看着花青衣,他就不想花青衣敢和他们作对,虽然他也知道,花青衣绝非好惹的。

    花青衣笑了笑,然后说道:“其实我一直都忘记告诉你了,水涧之是我的朋友,你想杀水涧之的朋友,那就是要杀我的朋友,我花青衣的朋友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杀的!”

    那些和尚倒还真吃了一惊,但他们很快便平复了下来,然后一个和尚说道:“贫僧法号务尽。”

    花青衣有些奇怪,这个和尚好端端的说自己的法号干什么,看他的样子根本就不想是一个和尚吗,他怎么还有法号呢!

    “务尽怎么啦?”花青衣很感兴趣的问道。

    “务必赶尽杀绝。”

    那和尚说完之后,他们就突然动手了,而他们的动手是那样的破釜沉舟,就好像他们不要命了。

    和尚在青楼就不要命了。

    可和尚不要命,花青衣他们却要命,所以在那些和尚出手的时候,花青衣、谢念亦他们也突然出手了。虚若影见花青衣他们竟然和水涧之认识,她这才把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她看得出来,花青衣他们的武功绝对不凡,对付那些和尚应该不成问题。

    一群和尚缠住了花青衣他们,而那个务尽却直接来杀虚若影,水涧之见务尽杀来,突然一掌推开虚若影,然后便迎了上去,水涧之的武功不算低,但是他突然发现,自己在那个和尚面前,竟然出不上手。

    花青衣见一群和尚围住了他们,便连忙知道了务尽的意图,于是花青衣便凌空飞起,踩着那群和尚的光头便飞到了水涧之身边,然后突然张开扇子,向务尽打来,务尽见花青衣竟然冲了出来,于是便马上后退躲开了花青衣扇子。

    花青衣淡淡一笑,说道:“你这秃驴,今天遇到我算你倒霉了。”

    “哼,谁倒霉还不一定呢!”务尽说着突然夺过他一手下手中的木棍,然后便疯狂般的向花青衣挥来,花青衣不屑的笑了笑,然后轻轻一跃,在空中翻了个身,便来到了务尽身后,而在花青衣落下之前,突然一扇子打向务尽的光头。

    务尽岂是那么容易就被人打着光头的,就在花青衣打来的时候,务尽突然向前冲去,而花青衣凌空后翻,根本就不能再向前移动,花青衣一扇打空,便连忙飞身落地,而务尽向前冲去,已经快来到了水涧之和虚若影的跟前,水涧之见务尽竟然向他们冲了过来,于是便突然一掌挥出。

    水涧之的那一掌眼看便要打在务尽的身上,可就在这个时候,务尽也突然一掌挥出,于是他便与虚若影的两掌相对了,水涧之和务尽两掌相对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浑身燥热,然后便觉得有一股内力通过自己的掌心袭向自己的体内。

    水涧之这个时候才知道不好,于是便连忙退身抽离了务尽的掌。

    务尽看着水涧之嘿嘿的笑了两人,然后便突然又杀了上去,可这个时候,花青衣也已经追了上来,务尽见花青衣跟着来了,于是便突然转身向花青衣打去,花青衣好像没有想到务尽竟然会突然返回来,可就在务尽向花青衣打来的时候,花青衣突然将自己手中的扇子扔了出去。

    扔出的扇子就像一个很大的暗器般打向了务尽,务尽连忙闪躲,花青衣的扇子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花青衣的手中,扇子来到花青衣手中之后,花青衣和水涧之他们便突然向务尽杀气。

    务尽知道自己不是他们两人的对手,于是便突然来到了谢念亦他们身边,此时的谢念亦正和那一群和尚打斗,他们本来就已经有些抵挡不住了,可这个时候竟然又加进来一个,他们就更加的难以应付了,不过就在务尽进来之后,花青衣和水涧之两人也突然加入了进来。

    那群和尚此时却已经难敌了,他们想后退,可当他们看到虚若影的时候,他们却不能后退,于是他们便又与花青衣他们厮杀在了一起。

    凤求凰边打边想,如果一直这样打下去,打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俗话说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如今他们不让先杀了务尽,这样他们倒可以节省不少力气。

    凤求凰想到这里之后,便突然大喝一声向务尽杀气,花青衣何等聪明,他一看便明白了凤求凰此举的用心,于是花青衣便也突然杀向了务尽,就在花青衣杀向务尽的时候,谢念亦、水涧之他们也突然杀向了务尽。

    这次任务尽武功有多高,恐怕都很难抵挡这么多人的突然袭击,务尽连忙后退,可他不知道,他的身后早已经站了人,虚若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加入了战团,就在务尽后退的时候,虚若影突然一刀捅在了务尽的后背,一口鲜血从务尽口中吐出,务尽还没来得及回头开一眼,便死了。

    务尽死了之后,其他的和尚顿时丧失了许多斗志,他们怎么可能是花青衣他们的对手呢?

    那群和尚便打边退,最后死了几个,但他们还是逃走了。

    此时的翡翠楼早已经没有多少人了,而在那些桌子下面,却藏了很多人,他们见外边平静了许多,这才慢慢的从桌子下边爬了出来。

    水涧之看了一眼虚若影,然后便连忙问道:“你怎么就突然不辞而别了呢?”

    虚若影也看着水涧之,她是不是应该告诉水涧之是风无名让自己离开的呢,她也知道风无名和水涧之的关系,所以虚若影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那个穿着女装的男人走了出来,他好像很生气,但他的样子生起气来很可笑。

    “你们把我飞翡翠楼都给打成什么样子了,你这让我以后怎么做生意啊,你们说那么准备怎么陪吧。”

    花青衣淡淡一笑,说道:“我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赔你东西,而且你这里的东西要不要都一样,只要二楼有张床,你们的生意照样可以做。”

    最新全本:、、、、、、、、、、